• 好时巧克力, 巧克力品牌-好时巧克力官网
  • 忆外交部翻译队李家忠

    发布日期:2022-04-28 01:01   来源:未知   阅读:

      如今中国外交部的年轻人大都不知道,五十多年前,外交部曾经有过一个单位名叫翻译队。翻译队是怎么回事?可以从我个人的经歷说起。

      一九五八年夏,我在北京外语学院法语系读完二年级,准备升入三年级。这时,法语系领导决定把我和另两位同学调到北京大学东语系,改学越南语。一起被调到北大的还有英语系的十多位同学。那时的大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个人的一切要绝对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法语系为我们开了欢送会,我们三人送给母校一面玻璃镜子,上面写?“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理想和志愿”。

      到了北大以后才知道,原来我们改学越南语是在落实周总理的一项指示。当时新中国虽已成立九年,但同我建交的国家还不到四十个,主要是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印度、缅甸等邻国和西北欧几个奉行中立外交政策的国家。面临这种情况,周总理预见到,下一步我国同亚非国家的关系将会有一个较快的发展,于是便指示外交部抓紧培养一批通晓亚非国家语言的干部,准备为中央领导人做翻译。这一年,外交部遵照周总理的指示,分别从北京外语学院、北京大学西语系、南京大学和復旦大学挑选了近百名学过两年英语或法语的同学,调到北大东语系改学印地语、缅甸语、越南语、印尼语、阿拉伯语、波斯语、乌尔都语、日语等亚非国家语言,而把英语或法语作为第二外语继续学习。我们这一批同学在待遇上与本科同学有所不同,统称“高级翻译班”,毕业后一律分配到外交部。越南语班一共七人,除我们三人外,二人来自南京大学法语系、二人来自北大西语系。之所以调学过法语的同学改学越南语,是因为越南曾是法国殖民地,当时不少越南官员和学者都能讲法语,掌握了越语和法语,工作起来会更方便。一九五九年又从上述四所高校选调了数十人,也送到了北大东语系。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外交部有一个单位叫翻译室,集中了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五种语言的高水准人才,专职为部领导和中央领导做翻译。当我们这一批同学毕业时,外交部翻译室容纳不下我们这些人,况且我们的外语水准同翻译室的同事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于是部领导便决定在外交部教育司内新组建一个单位叫翻译队,并且在西郊魏公村北京外语学院内为我们准备了一层楼,作为办公和住宿的地方。在没有翻译任务的时候,我们便以自学为主,继续提高外语水准。

      教育司领导也千方百计为我们提供实践的机会,经常把我们“借”给其他兄弟单位参加接待外宾。就我个人来说,仅一九六四年一年,我就被“借”到五个单位,有机会为周总理和陆定一、谭震林、乌兰夫三位副总理,以及作家巴金、何其芳、漫画家华君武做过翻译,到过上海、南京、广州、成都、重庆、西安、武汉等城市,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特别是当年正值国庆十五周年,我作为越南副总理黎清毅的翻译,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盛大招待会,还登上了城楼,并在人民大会堂观看了大型歌舞《东方红》。这一年十一月,我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鼎丞访问越南做翻译,还第一次见到了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这些都是我一生中难忘的经歷。翻译队其他同事也经歷过和我大同小异的锻炼。

      一九六五年春,我被派到驻越南使馆工作。五年后回国时,翻译队已经解散,翻译队的成员根据他们所学的语种,被分配到不同的地区和业务司。几十年来,翻译队一百七十位同事牢记周总理的期望,凭藉自己的所长,在本职岗位上奋力拼搏,无保留地为我国的外交事业奉献了青春和年华。这期间不少同事都为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做过翻译,其中数十位同仁成为了大使、参贊、总领事,前国务委员和前副外长徐敦信也曾是翻译队的成员。

      现在,同我国建交的国家已达到一百七十多个,我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周总理说过,外交队伍是文装的解放军。翻译队的组建,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支解放军发展和壮大的歷程,从中更可看出敬爱的周总理为之付出的心血。

      今年4月份,一则严重诋毁雷锋形象的信息被网名“秦火火”的人发布在互联网上并迅速传播。这则消息引发大...

      8月18日上午,来自北京5个区县的16对大学生村官,在延庆镇珍珠泉乡举行集体婚礼,并在许愿池许下爱的诺言。

      近日,记者卧底调查发现北京美豪富邦酒店“一巾多用”问题十分严重,酒店客房部服务员用浴巾擦马桶、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