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时巧克力, 巧克力品牌-好时巧克力官网
  • 深挖 李立群在上海封控期间度过70大寿精彩老头的精彩人生

    发布日期:2022-05-07 19:48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9日,李立群在抖音上连发6条视频,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了自己70大寿的生日。

      这些天,老戏骨李立群在上海疫情封控期间,每天都在抖音上记录上海疫情时期的生活,得到很多网友的喜爱。

      这个在视频中碎碎念的老头显得那么亲切,就像你家的亲人一样在和你唠家常,就像和他一起在每天度过上海封控期间的日常,很多人感同身受。李立群的抖音号从刚开始隔离时的200万粉丝,到现在已经涨到了663万,虽然没有刘畊宏那么夸张,但也可以说是现象级的涨粉。

      “过得漂亮、过得潇洒、过得清楚、过得得意、过得精彩、过得出色、过得深情、过得智慧、过得天真浪漫反璞归真、过得喜事连连无怨无悔、过得恍然大悟破镜重圆、过得平常心时时好日日好年年好年如梦似真止于至善我的妈呀谁的生日过得这么精彩老头。”

      1952年4月29日,李立群出生在中国台湾新竹县,但是在有关部门登记时,不知道什么原因,登记成了5月2日,所以现在百度百科等公开资料上写的是5月2日。

      他学的是中国海事商业专科学校航海科,还去排水量大约有300吨的登陆艇上实习过,人家都觉得辛苦,可是他不觉得,“一点都不觉得辛苦,”他说,“我那时年轻力壮,那不叫辛苦,那叫好玩儿。攀高爬下的,别人累得要死,我们高兴得要命,就玩儿嘛,在海上玩儿。”

      在航海学校快毕业前一年的暑假,他在路上闲逛,碰巧看到了“中国青年剧团”在招生。他以为是京戏,因为他喜欢京戏,在那之前,他看京戏花的钱比看电影花的还多,所以他当时以为是一京戏的剧团在招生。可是进去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所谓的话剧团。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就报名了,报了舞台技术组,学学打灯光他觉得也挺好玩儿的。

      李立群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他的母亲是北京人,他从小就说北京话,而且学会了好多方言,这令他非常得意。其实从学生时代开始,李立群就已经是个演艺界的活跃分子了,所以进入这一行看似偶然,其实可以说是冥冥中早已注定。

      就这么阴差阳错,他走上了表演之路。在和赖声川、金士杰他们合作之前,他在电视界已经小有名气。1978年他参加华视演员训练班,结业后加入华视为基本演员,因演出《畸人恋》一剧而逐渐受人瞩目,其后又演出多部连续剧,并在综艺节目《综艺一百》中任固定谐角。《综艺一百》当时是台湾著名主持人张小燕在华视主持的一档热播综艺节目,台里面需要很多小品演员穿插在节目里,最后就变成小品,他那时候就跟小燕一起演,那也是他第一次接触演小品,从不会、摸索,到会,到越来越有心得,都在《综艺一百》成长,《综艺一百》是他摸索小品、喜剧的一个重要过程,后来他们走了,这档节目也停了。

      电视剧《畸人恋》几乎让所有的台湾观众都记住了李立群,1981年,他更凭借邓育坤先生导演的《卿须怜我我怜卿》夺得当年金钟奖的最佳男主角奖,他说:“一不小心得了金钟奖,没有故意去得。”

      这线年,他参演了《光阴的故事》。1983年,在那部轰动一时的电影《搭错车》,李立群扮演了哑巴叔的邻居阿满以及阿满的儿子两个角色,虽然戏份不算太多,但表现却是可圈可点。

      1987年,他在杨德昌执导的电影《》中饰演李立中,同出演此片的金士杰是他的老朋友了,另一位老朋友叫顾宝明,2022年3月19日,顾宝明因心肺衰竭去世,享年71岁。

      1983年,赖声川刚回到台湾不久,在兰陵剧坊排了一出非常感人的戏:《摘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赖声川执导的话剧。

      在那里,他们相识,可以说一拍即合。他觉得他那样导戏的方法是对的,是他们大家在台湾的舞台上需要的,他们需要这样的导演,他们需要这样的戏!他说:“在那之前,我会去演电视剧不去演舞台剧,是因为我跟金士杰说就我们这几个人是没有用的。现在台湾人这么多,只有我和你一起搞剧团,我帮不了剧团什么,剧团帮不了我什么,大家花费力气这样做,浪费。可是赖声川回来,我一看,哎,对了,就是要这样的戏,就是要这样的剧场,就是要这样的剧场呈现,然后我们就认识了,没多久大家成立剧团,演了《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第一个戏。”

      电视剧,为了养家糊口,舞台剧,则是他的理想。两个戏痴在一起,才有《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的辉煌。

      一开始是赖声川和李国修、金士杰们讨论,觉得相声似乎在台湾已经绝迹多年,或者说是“死了”吧,想要排一部戏,用相声剧的表演,来表示对相声在台湾消失的哀悼,算是写一篇祭文吧。但金士杰随后就去了美国,赖声川和李国修就找到李立群,说:“你是不是愿意来演这样一出戏?”李立群一听:“好哇!相声我从小就爱听啊!”

      说好就干,也没专门找老师,他们把两岸著名相声演员的录音带买来,反复听,无师自通,到最后,说学逗唱,拿得起放得下,再加上李国修编写过电视剧的经验,李立群两千多场西餐厅秀的经验,一台红遍台湾的相声剧就此粉墨登场。

      1985年首演之后,一票难求,创了当年的演出纪录,光录音带出了100万套,还不算盗版,台湾人口只有2000万,这样的火爆程度,也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之后的《这一夜,谁来说相声》《暗恋桃花源》《台湾夜谭》……见证了台湾舞台剧的繁荣,赖声川李立群声名鹊起。

      1995年,赖声川决定接下300集长寿剧《我们一家都是人》的创作,李立群持反对态度。他觉得这种早上看报纸、中午创作、晚上就进棚直播的方式根本不可能排出什么好戏:“好戏是磨出来的,怎么可能像电视剧那样?”

      但是赖声川没有接受,两人的分歧越来越大,最终的结果是李立群离开了表演工作坊,从此再也没有回头。这么些年,他们很少联系,赖声川女儿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叫李立群。直到2011年壹戏剧大赏,他们再次相聚时才一笑泯恩仇。

      这么多年,赖声川在台湾继续舞台剧,李立群去演影视剧。这些天,他于1997年参演的《黑金》又在抖音上火了起来,被无数网友模仿玩梗,能在演技大神梁家辉面前大飙演技斗个旗鼓相当的,大概也就只有李立群老师了。

      这些年,李立群在大陆拍摄电视剧,自《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保姆》走红之后,李立群的电视剧邀约日渐增多。在电视剧方面,李立群演武侠,在电视剧版的《新龙门客栈》中饰演大反派魏忠贤,果然是心狠手辣辣手摧花,颠覆李立群一贯给人的忠厚谐谑形象。不过那可不是他的第一部武侠剧。实际上他在台湾很早的时候,28岁的时候就演过武侠剧,29岁就演大反派。

      只是那时候,他还老是端着架子,有舞台剧的那种范儿,不像现在,更加自然松弛。这让人想到大陆观众非常熟悉的《八月桂花香》。

      当时台湾著名的制作人杨佩佩要拍《八月桂花香》。她认识赖声川的夫人丁乃竺,跟她说:“让立群来演我的戏嘛!”乃竺也说:“立群你去吧。”所以他就去演了,那一年,他36岁,已经是华视男一号。

      不过他认为,虽然有舞台的痕迹,但是他认为这并不是大的问题:“你夸张的表演必须由内在出发予以配合,你有足够的内在出发可以配合外在的夸张的时候,这样的夸张就不成其为夸张。”

      事实也确实如此,《八月桂花香》连同李立群演的胡春霖,在两岸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首播时的收视率也是居高不下。

      这70年的人生和近半个世纪的演艺生涯,构成了李立群的传奇。他是《黑金》能和梁家辉飙戏的侯部长,也是《夏洛特烦恼》中的校长,是大太监魏忠贤,也是和你唠家常的邻居大爷,这个千面影帝似的演员用他的敬业和精湛的演技证明了什么叫真正的老戏骨。